你就是个loser
首页
军事
青春校园
现代言情
总裁豪门
穿越架空

总裁豪门

当前位置:北京pk10官网 > 总裁豪门 >

加上这次……真不知道还有什么脸可以面对他

编辑:卢本伟2019/05/11 20:58

  别人家的孩子过生日,都是在酒店或者KTV这种奢华的地方大包大办,而她却只能默默的祝福自己生日快/乐。

  从小到大,她的愿望永远都是一样的,那就是有人能来收养她,救她脱离这个地方,没有人知道,她到底在过什么样的生活——每天与脏为伴,吃的饭里有别的孩子吐过的口水,喝的水杯里,小朋友会往里面尿尿,睡觉的被褥里,有顽皮的孩子揪住的死老鼠,好看的衣服会被他们剪烂,冰天雪地的时候要被他们赶出去倒那如山高的垃圾……

  日子就这样重复着,她所许下的愿望,终究没有成真,所以这一次,她也不打算许什么生日愿望了,因为她知道,许再多的愿望,有再诚挚的,也不会实现。

  “禾弋,HappyBirthday~”突然,她眼前一黑,有一双手蒙住了她的视线,紧接着,温婉柔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说话的人是她的好友——徐娇,同她一样,在这里长大,不同的是,徐娇知道她的父母是谁,又为什么会在这里。

  “谁说的,说不定你这次就能愿望成真了呢,你许一个吧,就当是为了我?”徐娇央求的目光,还是让禾弋舍不得拂她的意。

  愿望许好,她准备吹蜡烛,余光一瞟,却发现院长正火急火燎的朝着这里跑过来。

  这个问题一直在她心里徘徊,但她并没有说出口,只是注视着院长给自己换上干净的衣服,清理凌乱的头发,以及的指甲,顺便还给她扎了个马尾辫。

  她好像记得徐娇跟她说过一个人,恰巧他也姓董,而且经常出现在财经新闻,商业里,偶尔也能在娱乐版面里找到。

  她有些懵懂,又有些期待,当她跟着院长走出孤儿院的时候,看到的是一排排只能在电视上看见的豪华轿车,场面很是壮观。

  他就站在那个地方,孤傲的像个高高在上的王者,身边的下属也都对他毕恭毕敬。

  “董先生,我把禾弋给你带来了。”院长下意识出声,而后她看见,那个背影动了动,就要转过身来。

  这是她第一次,在除以外的地方看见这个男人,应该算是跟他的正式会面吧?

  像董正楠这样身份尊贵的人,虽然不能近距离的采访他,但是关于他的报道消息,在北城这个地方,可是铺天盖地的盛行。

  笔挺的天蓝色立领衬衫,浅灰色领带系的一尘不染,黑色及膝长风衣加身,两只手随性的揣在口袋里,眉目分明,薄唇轻抿,脸部线条如雕刻的那般清晰,棱角分明,只是简简单单的站在这里,就足以让人沦陷。

  与生俱来的尊贵,即使是不说话都能让人感觉到自他所散发出来的冷冽,仅此,就足够让所有人不由自主的仰望他。

  禾弋愣了,就这样直直的盯着他,毫不避讳自己打量探究的目光,都忘了要先开口打破两人之间的沉默。

  她硬着头皮,期期艾艾的开口,“董……董先生你……你好,我是禾弋……禾苗的禾,弋是戈字去掉一撇的那个弋……”

  不过禾弋还真是不由的自己的勇气,换做是别人,见了董正楠的真容,怕也激动的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吧?不说远的,就说徐娇,她肯定就是这样的人。

  “禾弋……很好听的名字。”董正楠突然接过她的话,连说话的嗓音都听起来有种淡泊的意境,“你十八岁了?”

  禾弋有些受宠若惊,传说中跺两脚能把北城翻一翻的董正楠竟然询问自己想要什么礼物?传出去不知道让多少女人羡慕嫉妒。

  禾弋的脸颊浮起一抹不自然的燥热,这种被大人物问话的感觉还真是不太好受,“都……都好……礼物什么的,不重要。”

  “没有,你是收养我的人,是带我脱离的,我怎么会怕你?只是……只是有些敬仰你罢了。”

  董正楠微微转过身体,领带也随着他的动作轻微的晃动着,然后禾弋就听见他低沉的开口,“嗯,不怕我就好。”

  禾弋还在疑惑他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又听见他把话锋转向了院长,“她的证件,都带齐了吗?”

  “好。”他点点头,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用命令一样不容他人的口吻说道,“跟我走!带你去拿你的生日礼物。”

  她迟钝的脚步让跟在董正楠身边的一个年纪较大的男人所不满,“禾小姐,你要跟上董先生的步伐,他从来不等人的。”

  她不敢跟董正楠太近,也不敢跟的太远,一跟着他,眼睁睁的看他上了最前面的那辆轿车,他正要关车门的时候,她伸手拦了下来,只身坐在董正楠的身边。

  禾弋听到开车的司机倒抽一口冷气,有些纳闷,就听刚才那位提醒自己走的太慢的大叔开口说话,“禾小姐你……”

  这个男人沉默寡言,惜字如金,禾弋用余光瞄着他找不到任何瑕疵的侧脸,神情一时间也有些起来。

  她突然很想知道他在想什么看什么,也很想靠他更近一点,哪怕是帮不上什么忙。

  也是,董正楠在二十岁的时候,就已经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锋芒毕露的模样,而今他三十岁了,岁月在他的身上留下的,除了眷顾,更多的还是意气风发。

  所以北城人一提起董正楠这三个字,总是会让人衍生出一种的感觉,这也是为什么会让北城的女人都为之着迷的地方。

  禾弋觉得没那么简单,再说她如果哪一天真的要用到自己的个人证件,就是忘了也不可能会差遣董正楠替她去取吧?

  她想了一也没想明白,车停了,司机透过后视镜看着董正楠,“老板,到了。”

  禾弋跟着他下了车,却发现边站着一个女人,看到董正楠的那一刻,她的表情是激动的,应该是他的某个女伴。

  她很自觉的没有跟过去,却听驾驶座上的司机说,“你很厉害,老板从来不让别人跟他同坐一辆车,你是头一个。”

  她已经在董正楠的面前失态两次了,加上这次……真不知道还有什么脸可以面对他。

  她不经意的瞟了眼站在街对面的董正楠,他的神色依然淡漠,只是浑身上下都透着让人无法忽视的光彩。

  其实不需要靠近他们,也大概能猜测出两个人在争论什么,应该和电视剧里放的相差无几,像董正楠这样的男人,身边必然不缺女人,他们换女伴就跟换衣服一样,而这个女人多半就是被他换下来的。

  因为董正楠这个名字可以给她所有想要的,所以她并没有想过要放弃这棵能傍身的大树,相反,如果董正楠只是一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正,她眼前的这一幕就要互调一下/身份,改成他死乞白赖的挽留她了。

  纠缠了一会儿,女人觉得没什么意义,于是擦去眼泪,冲着他大吼一声,“董正楠,你会后悔你今天的决定!”

  禾弋这才发现,董正楠竟然带她来到了民政局门口,一时间,她觉得脑回不正常,有些转不过弯来。

  她不明白他们分手为什么会选在民政局这个地方,还是说这个女人其实是想过来跟董正楠登记结婚的,但他不愿意?

  不管事实的是什么,都和她禾弋无关,所以等一下就算这个女人突然从包里掏出一把水果刀捅进董正楠的肚子里,都不会和她有半毛钱的关系。

  既然是他不喜的女人,为什么先开口说话的人会是他?但如果是他喜欢的人,为什么他看这个女人的眼神那么冷淡?

  正巧,她看见董正楠对她使了个眼色,示意她过来的意思,禾弋转身看看两边,这才温吞吞的朝着他走过去。

  之前与董正楠争吵的女人也一个劲儿的打量着她,随即发出一声突兀的冷笑,“董正楠,怪不得你要跟我分手,敢情是看上这样一个雏儿了,只是我很怀疑,她那弱不禁风的身子,真的能承受你那的?”

  禾弋冷汗涔涔,她还从来没听说过董正楠有暴打人的习惯,要真这样的话,她估计自己捱不了多久就得被他了吧?

  闻言,董正楠连眼角余光都不屑瞥给这个女人,只是冷冷的拉开嗓子,如大提琴上被拨动的音籁,“闭嘴!”

  话音刚落,他侧过身子,与禾弋挨的很近,她甚至能听见董正楠的浅浅呼吸声,“明楼,她的证件呢?拿出来给我!”

  “董先生,您在开玩笑吧,今天……今天不是愚人节,是我的生日,您别逗了……”

  董正楠就是这样一个人,他没有开玩笑的天赋,所以从他嘴里说出来的笑话,一般人都会把他当真,而且没有质疑。

  她被董正楠的话弄的是一头雾水,还是无法消化目前的状况,有些呆傻的看着他。

  这董正楠可是全北城的女人除她以外梦寐以求的结婚伴侣啊,多少女人想要倒贴给他,怎么会是她禾弋变成他的妻子了呢?

  而且,今天才是他们第一次见面,哪有两个人第一天会面就去民政局领结婚证的?

  董正楠站在她的面前,神情有些许不耐烦,“你还磨蹭什么?我不喜欢浪费时间在一件事情上,要结婚你就跟我走,不结婚你可以回去孤儿院,继续等着别人来收养你。”

  禾弋听了这话是真的想要他一顿,这什么男人啊!收养自己就是为了要跟他结婚?不结婚的话还取消收养协议!

  她几乎是鼓起勇气才说出的后面那半句话,因为董正楠一直在盯着她,那种强大的感,的她不能呼吸。

  “熟悉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我说过,不想浪费太多时间在一件事上,所以你想要熟悉,只要付出时间就可以了。”

  “可是……我觉得我还是有必要知道跟您结婚的原因,我不能莫名其妙的就这样多了个丈夫吧?”禾弋又追问一声。

  “明楼等下会跟你解释,距离民政局下班还有十分钟。”董正楠不疾不徐的看了看腕表,神态自若的继续说道,“或者说你希望,所有人都等你一个人,我当然是不介意,因为董家,有的是钱,而且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用钱买不到的东西。”

  “最后再问你一遍,这婚,是结?还是不结?你只需要回答我是一个字还是两个字,其他的话,无需多说。”

  明楼站在禾弋的身旁轻声提醒道,“禾小姐,老板的想法,不是别人能够左右一二的,他决定的事情,也是绝对不会变更的,嫁给老板,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好事,我不明白您还在犹豫什么?”

  “我只是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嫁给他?做什么事不是都应该有理由的吗?为什么他连理由都不给我,就要逼着我跟他结婚?”

  明楼一板一眼的回答,“禾小姐,在老板的字典里,从来不会出现为什么这三个字,他可以为你破例,但不代表他能迁就你。”

  算了,结就结吧!既然他想娶,那她嫁又何妨?反正她不吃亏,要亏也该是他董正楠亏,就算将来他后悔了,也怨不得自己!

  禾弋这个时候才算是彻底明白,董正楠所说的带她去拿她的生日礼物,就是跟他一起去领证结婚,拿到这本红色的结婚证。

  她都想把董正楠的祖十八代问候个遍,不,应该是谢谢一遍,还是跪地,感激涕零的那种!甚至还想问一遍他们,是哪个天杀的基因能生出他这样的异类!

  拍结婚证上的照片时,摄影师还一个劲儿的的嚷嚷着,“对,老婆再靠近老公一点,嗯好……老公也别板着个脸嘛,领证结婚跟要你去死一样……老婆再笑的甜一点。”内容来源于号“小说书城吧”。

  禾弋笑的脸都快僵了,大概是这个摄影师没有发现她身边的这个男人就是名噪北城的董正楠,所以才会说出那样的话。

  她微扬着脑袋看了眼他,依旧是淡漠的神情,只是增添了几分阴郁,连笑都没有!

  禾弋突然恶作剧的把头靠在董正楠的肩头,因为个子太小,只能抵在他肩膀与手肘之间的,和他紧紧挨着,一副新婚夫妻不胜娇羞的模样,对着镜头笑颜如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