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是个loser
首页
军事
青春校园
现代言情
总裁豪门
穿越架空

青春校园

当前位置:北京pk10官网 > 青春校园 >

武汉纺大:“吐槽大会”成校园年轻沟通方式

编辑:卢本伟2019/02/08 12:35

  在“吐槽大会”微信留言上,勾庆通有点不满:我们学校的学生还不是很健全,学生会作为服务学生的组织,是不是更应该帮助学生去,毕竟学生个体的力量太弱小了。

  创意来自学生会新运营部门的一次头脑风暴。17级机械设计制造及其自动化专业的邹鹏飞是《吐槽大会》的粉丝。第二季节目口号“吐槽,是一种年轻的沟通方式”给了他新的。“网络上本来就有很多对学生会的负面评价,我们不如借助吐槽这一轻松搞怪的方式,让大家能积极地表达出对学生会的真实看法,推动学生会的”。

  “众评众议”榜单不仅决定着分院学生会工作的“成绩单”,也从高票分院学生会中挖掘出可借鉴的工作模式。

  为把学生的吐槽化为的动力,校团委带着学生会一鼓作气地打出“组合拳”。

  “主咖就位,学生会的不足等你来吐槽。”2018年12月12日,武汉纺织大学校团委和学生会微信平台推出第一条活动微信。“吐槽大会”的宣传在师生的朋友圈里迅速刷了屏。

  打破往日关门审材料的传统考核方式,将学院学生会2018年年度工作考核指标通过网络发布,由同学对学院学生会的服务、联系同学、学生作风建设等内容不记名地打分,作为年终考核的认定标准之一。

  “学生会要在更需要的地方‘刷存在’,实实在在为同学们做事!”“开不完的例会、搬不完的物资、搞不完的活动”“有的部门忙得要死,有的闲得不行”……“吐槽模式”在纺大校园里,吐苦水、提的吐槽也从后台蜂拥而至。

  “如果‘吐槽’的方式能让我们发现问题,更好地促进学生会,我更希望‘槽点’来得更猛烈些!”校学生会冯希玮一锤定音,决定敞开大门接受。

  另一方面,未来“吐槽大会”将联手“众评众议”建立起完善的学生会工作反馈机制。在网上“众评众议”投票活动中,凡排名倒数三名的院学生会,将直接约谈院团委指导老师,扣除相应的团委工作考核分数,甚至影响学院在整个学校的排名次序。

  在“吐槽大会”微信留言上,勾庆通有点不满:我们学校的学生还不是很健全,学生会作为服务学生的组织,是不是更应该帮助学生去,毕竟学生个体的力量太弱小了。

  这是武汉纺织大学学生会的一个创新之举:举办吐槽大会,依托“青春纺大”微信号平台,让全校师生来“拍砖”学生会工作,通过整理收集槽点,对学生反映的问题进行集中处理。点赞量高的留言还会被评选为“吐槽金句”,对“吐槽达人”有礼品、证书相送。

  力度进一步加大,对于连续在学生评议排名倒数的学院,不仅扣除相应的分数,校团委还将直接介入,帮助学院查找问题,更有针对性地改善学生会服务工作。

  化工学院在“众评众议”中获得了学生满意度第二名的成绩。宋小林是化工学院学生会的,吐槽大会中出“活动知名度不高”的问题,他们也曾遇到过。为解决这个问题,院学生会想出了点子:采取各部门竞标办活动。打破“部门承包活动制”,让不同的部门写提案,上台竞选,由中标的部门来承办活动。活动的成绩也将纳入到该部门的年终成绩考核之中。

  这是武汉纺织大学学生会的一个创新之举:举办吐槽大会,依托“青春纺大”微信号平台,让全校师生来“拍砖”学生会工作,通过整理收集槽点,对学生反映的问题进行集中处理。点赞量高的留言还会被评选为“吐槽金句”,对“吐槽达人”有礼品、证书相送。

  槽点立马得到了学生会的反馈,由学生会出面与学校教育超市协商,为勾庆通更换水杯。学生会还组建了“纺大服务员”QQ群,拉入学校各部门的对接老师,向全校师生,有任何问题,学生只需手动@相关负责人,便可“一站式”反映学生需求。

  化工学院在“众评众议”中获得了学生满意度第二名的成绩。宋小林是化工学院学生会的,吐槽大会中出“活动知名度不高”的问题,他们也曾遇到过。为解决这个问题,院学生会想出了点子:采取各部门竞标办活动。打破“部门承包活动制”,让不同的部门写提案,上台竞选,由中标的部门来承办活动。活动的成绩也将纳入到该部门的年终成绩考核之中。

  勾庆通发动班上同学为自己的留言投票。1月初,他在校内超市买过一个水杯,走回寝室才发现水杯有裂痕,等到返回超市要求退换时,售货员不认账了。

  “如果‘吐槽’的方式能让我们发现问题,更好地促进学生会,我更希望‘槽点’来得更猛烈些!”校学生会冯希玮一锤定音,决定敞开大门接受。

  至第一季“吐槽大会”落幕,相关推文的微信总阅读量超过3500,收集吐槽留言量达82条,对吐槽金句投票的人数超过1000人。1月5日,学生会举办了“吐槽大会”颁仪式,现场接受了6位“达人们”的吐槽。

  另一方面,未来“吐槽大会”将联手“众评众议”建立起完善的学生会工作反馈机制。在网上“众评众议”投票活动中,凡排名倒数三名的院学生会,将直接约谈院团委指导老师,扣除相应的团委工作考核分数,甚至影响学院在整个学校的排名次序。

  她专门搜集了身边同学的,“希望学生会可以组织一些稍微大型一点、亲民一点的活动,如校园十大歌手,可以让更多的同学参与其中”。

  槽点立马得到了学生会的反馈,由学生会出面与学校教育超市协商,为勾庆通更换水杯。学生会还组建了“纺大服务员”QQ群,拉入学校各部门的对接老师,向全校师生,有任何问题,学生只需手动@相关负责人,便可“一站式”反映学生需求。

  在微信号留言板上公开地吐槽学生会的工作,凭借最高票数,武汉纺织大学电子电气学院大三学生勾庆通获得了2019年第一个荣誉——校园“吐槽达人”,几天前还从颁典礼上抱走了一箱零食品。

  “众评众议”榜单不仅决定着分院学生会工作的“成绩单”,也从高票分院学生会中挖掘出可借鉴的工作模式。

  在学校团委的支持下,以“吐槽大会”为名的学生会活动拉开序幕:秘书部撰写活动文案,外联部解决活动的品设置,新运营部负责活动的推广宣传,团梳理槽点、联系学校相关部门“对症下药”解决问题。

  “主咖就位,学生会的不足等你来吐槽。”2018年12月12日,武汉纺织大学校团委和学生会微信平台推出第一条活动微信。“吐槽大会”的宣传在师生的朋友圈里迅速刷了屏。

  为把学生的吐槽化为的动力,校团委带着学生会一鼓作气地打出“组合拳”。

  力度进一步加大,对于连续在学生评议排名倒数的学院,不仅扣除相应的分数,校团委还将直接介入,帮助学院查找问题,更有针对性地改善学生会服务工作。

  “通过吐槽这一年轻的沟通方式,加强学生会与同学的黏合度,让学生干部知道自己的服务对象需要什么,服务方向在哪里,摒除官气和燥气,能够俯下身子为同学服务,成为同学们的知心大哥、知心大姐。针对学生会工作的评议,我们让学生来做考核评委,有助于形成一种从外向内监督的良性循环系统。”校团委段薇静说。

  至第一季“吐槽大会”落幕,相关推文的微信总阅读量超过3500,收集吐槽留言量达82条,对吐槽金句投票的人数超过1000人。1月5日,学生会举办了“吐槽大会”颁仪式,现场接受了6位“达人们”的吐槽。

  

青春校园

  创意来自学生会新运营部门的一次头脑风暴。17级机械设计制造及其自动化专业的邹鹏飞是《吐槽大会》的粉丝。第二季节目口号“吐槽,是一种年轻的沟通方式”给了他新的。“网络上本来就有很多对学生会的负面评价,我们不如借助吐槽这一轻松搞怪的方式,让大家能积极地表达出对学生会的真实看法,推动学生会的”。

  另一个槽点——“学生会知名度低”成为“吐槽大会”排行榜冠军。学生会桂凯雯主动参与了吐槽。她根据自己在学生会的工作经验发现,举办的十佳班团等活动,虽然吸引了很多班级参加,设置了鼓励金,但班委的同学没有完全参与进来,甚至大部分人还不知道这个活动。

  在学校团委的支持下,以“吐槽大会”为名的学生会活动拉开序幕:秘书部撰写活动文案,外联部解决活动的品设置,新运营部负责活动的推广宣传,团梳理槽点、联系学校相关部门“对症下药”解决问题。

  校学生会副汪伦发现,同学们对暂停了好几年的“校园歌手大赛”呼声最高。校学生会活动策划部迅速行动,将活动书交往校团委审核,预计等到开学,校园歌手大赛将会在夏初举行。

  让人耳目一新的创意在团里激起了不小的波澜。有人拍手叫好,认为形式好、接地气;也有人激烈反对,担心如果招来同学一片骂声会“捅出篓子”。

  打破往日关门审材料的传统考核方式,将学院学生会2018年年度工作考核指标通过网络发布,由同学对学院学生会的服务、联系同学、学生作风建设等内容不记名地打分,作为年终考核的认定标准之一。

  校学生会副汪伦发现,同学们对暂停了好几年的“校园歌手大赛”呼声最高。校学生会活动策划部迅速行动,将活动书交往校团委审核,预计等到开学,校园歌手大赛将会在夏初举行。

  

青春校园

  让人耳目一新的创意在团里激起了不小的波澜。有人拍手叫好,认为形式好、接地气;也有人激烈反对,担心如果招来同学一片骂声会“捅出篓子”。

  “学生会要在更需要的地方‘刷存在’,实实在在为同学们做事!”“开不完的例会、搬不完的物资、搞不完的活动”“有的部门忙得要死,有的闲得不行”……“吐槽模式”在纺大校园里,吐苦水、提的吐槽也从后台蜂拥而至。

  在微信号留言板上公开地吐槽学生会的工作,凭借最高票数,武汉纺织大学电子电气学院大三学生勾庆通获得了2019年第一个荣誉——校园“吐槽达人”,几天前还从颁典礼上抱走了一箱零食品。

  勾庆通发动班上同学为自己的留言投票。1月初,他在校内超市买过一个水杯,走回寝室才发现水杯有裂痕,等到返回超市要求退换时,售货员不认账了。

  “通过吐槽这一年轻的沟通方式,加强学生会与同学的黏合度,让学生干部知道自己的服务对象需要什么,服务方向在哪里,摒除官气和燥气,能够俯下身子为同学服务,成为同学们的知心大哥、知心大姐。针对学生会工作的评议,我们让学生来做考核评委,有助于形成一种从外向内监督的良性循环系统。”校团委段薇静说。

  她专门搜集了身边同学的,“希望学生会可以组织一些稍微大型一点、亲民一点的活动,如校园十大歌手,可以让更多的同学参与其中”。

  另一个槽点——“学生会知名度低”成为“吐槽大会”排行榜冠军。学生会桂凯雯主动参与了吐槽。她根据自己在学生会的工作经验发现,举办的十佳班团等活动,虽然吸引了很多班级参加,设置了鼓励金,但班委的同学没有完全参与进来,甚至大部分人还不知道这个活动。